欢迎访问金香文章网
你的位置:金香文章网 > 散文 > 散文随笔 > 文章正文

凌晨3点,发小问我:“不要脸”的成年人,有多难?

时间: 2020-05-23 | 作者:追风少年 | 来源: 金香文章网 | 编辑: 追风少年 | 阅读:

回复【早安】送你一张专属祝福卡片
声音资源加载中...
文| 有书君 ·主播| 安东尼

也就在前两天,也是凌晨,睡前习惯性翻了一下后台留言,看到一位粉丝的敲了一段话:


短短几个字,穿过屏幕,有些辛酸。

她问,“是不是只有我,活得这么辛苦?”

我勉强说,我们都在生活的荆棘中穿行,谁的身上能不落下点伤痕呢?

就像日剧《四重奏》里有句名台词:人生有三个坡道——上坡道,下坡道,以及没想到。

不得不承认,总有一些意料之外的黑天鹅事件,不请自来。

比如,这次危机,让多少成年人不敢崩溃。

并不是我要贩卖焦虑,现实就是:碧桂园裁员2.5万人、迪士尼停薪10万员工、富士康员工被迫休假4个月......这样的新闻频频登上热搜。

大公司降薪裁员;小公司可能一夜之间,荡然无存。

正所谓,时代的一粒尘埃,落在每个人头上,都是一座山。


成年人,每天都在拼命过
咬牙活,俗但真实

前两天B站一个很火的宣传片《后浪》成为爆款热议话题,短片里的年轻人出国体验高空跳伞、在巴黎塔下跳舞、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漂流,做各种酷炫运动。

可评论区最高的一条点赞却是:“能给后浪降点房价,涨点工资不,后浪快干了”


宣传片里面的年轻人,很勇敢,很创新,很有活力,但是,很没共鸣。
我认识的一个91年的后浪,刘玉,过年后也不幸被迫离职。

在北京打拼了5年的她,陷入巨大的焦虑和恐慌里:
“我每个月要还6千块,闲下来一天,就欠了200。”

突然失去工作的那个晚上,她发现没了工资,除了卡债,自己一无所有。

曾经她也想跻身成为“后浪”中的一员,可如今,看着去年咬着牙分期付款买的一个包包,曾是职场白骨精的荣耀,现在静静地躺在那儿,不如一碗牛肉面。

“等小区解封,我甚至想送外卖熬一熬。”


失去工作等于失去一切,年纪再大一点,或者身体不够好,你可能连外卖都送不了。

前两天,一个#上海白领“失业”送外卖#的话题,上了热搜。

毕业于河南大学的陈飞,原是“魔都”月入过万的年轻白领,受疫情影响,公司推迟到6月复工。

为了生存,他选择兼职送外卖,谁曾想送外卖的第25天,由于高频率上下楼梯,膝关节出现损伤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!无奈之下,被迫在家休养了4天。

陈飞膝盖受伤后,行动不便

“干体力活不好的一点,就是一旦受伤就没钱了”。陈飞难过的说。

评论区有不少情况类似的人:
有在不知名的城市里,因为危机收入锐减的二胎妈妈,不得不每天在孩子面前“扮笑脸”,哄完孩子睡着,躲起来看各种招聘信息。

有因为嫌超市馒头贵,亲自下厨的;有把一天开支控制在10块钱的,有40岁去当保安的,还有求职时被20岁HR羞辱的……

甚至还有因没钱送女儿去托儿所,只能每天抱着她送外卖的残疾小哥。


即便这样,成年人也不敢停下来崩溃。因为相比“脸面“,养家糊口更现实。

因为,现在我们要抽比以往更多的时间,来应付生存。


钱,才是我保护两个孩子的铠甲

高中同学霞飞16年开始做微商。那会儿,她还小心翼翼的问我:
“亲爱的,可以把你拉进群里呀?有喜欢的就支持下,不喜欢的不看也没关系。”

她再三提醒我:

“记得设置免打扰哈,这样就不会影响你了……”


她的心意我明白。

于生存,她放下面子,想多一种赚钱的方式,维持生活正常运转。

于感情,怕给我带来困扰,所以想好了尽可能少打扰我的办法。

霞飞毕业后在一家医药公司做文员,用她的话说:每个月5200块的工资,独自带着两个娃,饿不死但也不显富裕。

她说:
“我也不想指着微商这点钱活着,但我希望不靠男人,也可以在孩子想吃麦旋风的时候。

不至于咬牙跺脚才能买一个,俩娃省着吃,可以在孩子想坐摇摇车的时候,不用小心翼翼看我脸色和我商量。”
文章标题: 凌晨3点,发小问我:“不要脸”的成年人,有多难?
文章地址: https://www.ozrot.com/view-181225-1.html
文章标签:

[凌晨3点,发小问我:“不要脸”的成年人,有多难?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